当前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>武侠修真>我在六朝传道> 第324章 荒唐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324章 荒唐(1 / 1)

大庆殿,大宋君臣早朝。

一名颇显文秀的官员立在阶前,身上穿的是大唐的官服。

他头戴介帻,外罩纱冠,身穿阔袖朱袍,腰系绶带,手中握着节钺。

礼数周全,不亢不卑,仪态从容,举止温文,尽显大国风范。

赵佶也很欣赏这个唐国的臣子,因为他仪表出众,风姿不群,正是凌烟阁上有名字的虞世南。

当然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这个虞世南,也是六朝闻名的书法大家。

赵佶可谓是心仪已久,今日终于见到了真人,不开心才怪。

他似乎忘记了,唐宋之间,眼下正在交恶。

虞世南见宋帝态度十分温和,还以为这是大宋有意缓和两国关系,故意示弱。

他心中有了底气,自然就会提高自己这边的条件,缓缓说道:“陛下,我大唐与大宋之间,向来交好。奈何最近风波不断,指使大唐损失了几位法师,不知贵国对此有何解释?”

赵佶依然是笑吟吟的,没有说话,底下的官员得到蔡京示意,上前一步,说道:“贵使此言差矣。”

来人是蓝从熙,蔡京的头号心腹,他笑着说道:“前者窥基禅师之死,已有定论,是佛道之争,早就由佛门迦叶做主处置。后者辩机、慧成两位大师,更是擂台比斗,生死由命,早就事先定好。”

“此事何至于上升到唐宋两国,恐怕是小题大做了。”

虞世南没想到,皇帝笑吟吟地,底下的人说话这么硬气。

他哪里知道,这些臣子考虑事情,根本不是以大宋为主,而是先计较个人得失。

蔡京正想把手插进军队,恨不得到处惹事,他不信大唐会大举进攻,所以乐的搞点摩擦。

唐宋交战,性质和明教不同,这是正式挑起两个大国的战争。

其他四个不会不管,漫天神佛不会不管,蔡京心中有数,所以不慌。

虞世南在大唐那样正儿八经的朝堂待惯了,一时间没有适应大宋的节奏,他搞不懂为何皇帝笑眯眯的,臣子们说话带刀。

他决定先观察观察,免得急中出错,所以轻咳一声,说道:“我还是先陈述一下我们的要求,请贵国斟酌之后,再做打算。”

“其一,必须交出李渔,由我们带回长安,听候吾皇发落;其二,释放辩机,允许其回到长安,继续在大总持寺修炼;第三,交还锦襕袈裟,由大兴善寺保管。”

“若是贵国连这些基本要求都不与承认,那我说不得要请示一下本朝,届时大唐便要亲自为长安的几位法师做主了。”

蔡京呵呵一笑,蓝从熙马上心领神会,笑道:“请便!”

请便两个字,差点把虞世南噎死,他拂袖而去。

赵佶在殿上,突然开口,“虞秘监留步?”

虞世南一听,不敢大意,赶紧回头,作揖道:“陛下有何吩咐?”

“素闻虞秘监笔走龙蛇,铁画银钩,改日不妨来宫中,让朕见识一下。”

虞世南满头雾水,看着眼前的大宋皇帝,他此刻终于明白了自家皇帝是多么靠谱。

以前没事总想找找茬,来一个犯颜直谏,看来是自己太过分了,以后一定对陛下宽容一点,他真的是一个难得的明君。

离开大殿之后,虞世南深吸了一口殿外的空气,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下,仔细琢磨大宋君臣,到底是怎么个意思。

他想破了脑袋,也想不到,因为两边根本就想不到一块去。

此时,在殿外,倒有一个人看清了。

神霄宫内,高及丈许的三清像前青烟缭绕,三位神仙衣袂飘举,仿佛要踏空飞去。

正中的元始天尊捻着一颗混元珠,左侧道德天尊手执阴阳扇,右侧灵宝天尊握着一柄玉如意。

无论三清身上的法衣,还是手中的法器,都是真丝刺绣,镶金嵌玉的真品,神态栩栩如生,透露出大道无情的幽远与玄妙。

在三清的神像下面,摆着一个蒲团,林灵素坐在蒲团上,正在打坐。

难得他没有炼丹,李渔来到神霄宫丹房扑了个空,在道童的指引下,来到三清殿,进来之后直接对林灵素说道:“蔡京有意染指禁军,一定要让高俅看好家。”

林灵素笑道:“只怕你是多虑了,禁军向来不允许文官插手,除非蔡京要主动放弃宰相之位,成为一个武官。”

李渔摇头道:“宫主,文官不插手禁军,不是一个规律,只是一个规则。而规则,就是用来打破的,也早晚会被打破。”

“他胆子真有这么大?”

李渔没有回答,反而问道:“在蔡京之前,宰相有连任三介的么?”

林灵素摇了摇头,两度拜相已经是大宋文官的极致了,但是蔡京已经八度拜相了。

“你怎么知道他要插手禁军的?”

李渔本来想解释一通,但是他转念一想,林灵素的政治嗅觉不算灵敏,一件自己用直觉就能猜到的事,他估计要想很久还不一定能转过弯来。

与其跟他解释,不如说的玄乎点。

李渔沉声道:“我在蔡京身边安插了眼线,他的一言一行,都在我掌握之中。”

林灵素果然不再生疑,确信了李渔的说法,相信蔡京要染指禁军了。

“如之奈何?”

李渔点头道:“不需要着急,蔡京要染指禁军,那他就是出击的一方,他才是挑战规则的一方。我们身为防守的一方,优势很大。文官不能染指禁军这个规矩,就像是牢固的城墙,我们坚守在这个城墙上,对蔡京的招数见招拆招,打消他的这个念头,则就算大获全胜。而且在这个过程中,还可以消耗蔡京的力量,让他损失一些附庸。”

“此言倒也不差,就是蔡京的手下官员实在是太多,自从他扳倒了童贯,打压宦官,朝中就是他一家独大。我们势单力孤,在朝中只有一个高俅,如何与之较量?”

李渔嘿嘿一笑,说道:“那就要让皇帝出马了,君相之间,制造一点嫌隙,还不是手到擒来?”

自古以来,王朝的历史,就是皇权上升和相权下落的历史。

宰相,是皇帝最倚重的大臣,也是皇帝最忌惮的大臣。

原因都是一个,就是这个位置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。

赵佶这个人,虽然没有什么治国才能,但是他的权力欲不小。

只要找机会,让他明白,蔡京的权力,已经达到他所难以掌控的地步,那么赵佶自己就会出手。

他想要限制蔡京,能靠谁?靠满朝的公卿士大夫么?那些人早就是蔡京一手提拔的爪牙了。

他唯一能想到的,只怕就是神霄宫了。

这股超然于朝堂的势力,是赵佶最后的底牌,他毕竟号称是道君皇帝,内心深处,还是把道门看作自己人的。

可惜,道门已经觉得,他这个道君皇帝有点不配了。

林灵素和李渔互相对视了一会,须臾之后,幽幽说道:“朝中的事,你多费点心,等扶起帝姬,你也是得到好处最多的。”

“此话怎讲?”

林灵素笑道:“你忘了我跟你说的?”

李渔恍然大悟,这老道想要赵福金更进一步,而她最大的捷径,就是跟自己一起双修。

他要扶持一个道君皇帝,在乎的是这个道君的修为如何,而不是她是否是个处子。

李渔的青木诀,是目前赵福金能够一步登天的最好捷径,否则只怕她还要修行很多年,才能摸到道君这个门槛。

林灵素不算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,有捷径可以走,他不会选择苦等几十年。

世事如棋,风云变幻,谁知道几十年后,是什么光景。尤其是大良贤师张角打破天门之后,每隔几年都是英才辈出。

林灵素皱眉道:“说起来,你回来之后,还没有见过福金吧?这可不行,你得多和她亲近亲近。”

“她还小,不宜操之过急...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没有了